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文章频道 - “最近没有读书”也会让你焦虑吗?来自20位资深书迷

来源: 整理: planetlovesound时间: 2017-12-06

  (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“经理人分享”,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。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,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。)

  一旦这种看似有意义的行为在生活中的占比下降了,那我们自然就会产生一种自己更加虚度的感觉。

  这个普遍、简单的疑问,促使我拉来三位朋友,聊了聊和“读书焦虑”有关的话题。他们从记忆密度、阅读动机和成本核算三个角度分别陈述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电子载体的发达,只会让阅读越来越方便。如果几天没读书会焦虑,那就快去读啊,打开一本书又不需要什么成本,特别是在手机上。

  这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,也是我们无意识地把相当多的时间花费在了微信或者其他高频 APP 里。这种 APP 无疑容易增加我们闲聊的时间,变相也就让我们少了思考时间。专注力极低的行为,会让我们的记忆密度下降,大概那种不知道自己一天干了什么的感觉就是焦虑所在吧。

  个人成长与读书数量并不一定是正比的,因为书的种类太多,很多也对个人其实起不到太大的可见作用。但是,读书这个行为一直是被定义为有意义的。

  非常自然纯净的文字,可以为你插上了一双翅膀,化身为一只鸟儿,随着游隼穿过山谷、飞越海洋、翱翔在万里长空和辽阔大地。而写出如此文字的贝克,有着一颗孤独寂静的心,才能专注地观察一只鸟,他渴望成为外在世界的一部分,渴望成为人以外的存在。

  有人觉得碎片化阅读大行其道是因为其便利,但是手机上不是也可以看长篇大论吗。关键还是看怎么安排自己的时间。读书的确需要更大块的时间,但它也可以促使你思考一些更深入的问题、获得更深层次的愉悦。就算成本核算,这也不是一门亏本生意。

  在我看来,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碎片化阅读和书籍阅读会共存,这就像当年电子书和纸书的争论一样,一个一定要取代另一个?不存在。新鲜感过后,多一项选择并非坏事。正如某个科幻作家所说,幸运农场“未来已经到来,它只是没有平均分配”。

  推荐斯蒂芬金的《写作这回事》,一个真正热爱写作享受写作的作家的良心之作。

  肯定有过这种焦虑,主要的原因甚至不是时间,我信那句话时间挤挤总是有的,而是大脑被工作琐事占据,腾不出有效的伸展空间去书里转转。我也不觉得读书费时间,而是费脑子,锻炼和考验的是你接受别样的说法的能力,而不是用来确认自己已知的东西。所以一段时间不读书的焦虑,就在于担心自己的认知、审美、思辨能力停滞不前、自我封闭,过去好多事本来就不甚了解,眼下的新知就更难追了。而读书之所以比刷社交媒体更能缓解这种焦虑,也是因为一本好书首先是展示一种思维过程,在真相与怀疑中交替,搭出一架斜梯,而不是率先提供结论,提供过于确凿的结论。更不是哗众取宠了。

  我记得我高三最后的几个月里,也是这样一本接着一本地看村上的长篇小说,《没有色彩的多崎作以及他的巡礼之年》、《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》等等;尤其是《多崎作》,推荐正处于同伴关系危机的朋友们阅读,不能说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,但就像《一一》里对电影的说法一样,读书可以让人有种双倍人生的体验。

  还是先问问自己:“最近没有读书”这件事,让你有过焦虑吗?这个疑问的一部分起源是信息碎片化对阅读习惯的改变,一部分则是信息碎片化对个人知识结构的改变。在我过往的调查里,80%的人都有过这样的焦虑——这个时代焦虑矩阵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我记得从前自己做过一个杂志版块叫“一本书一句话”,是非常窄小的栏目,主要是就是必须用一句话推荐一本书。只能写一句话,意味着推荐者需要更精准或是立刻就能吸引人的表达。

  虽然现在很多书和信息都从手机和 iPad 上来,但书籍还是不一样。能让我十分钟内安静下来的方法有三个:一是喝茶,二是打扫卫生,再有一个当然就是读书。就像打了哈欠就犯困,读书已经成为静心的条件反射,而内心的宁静,这个对我太重要了。平时睡前我会有半小时的 bedtime reading,这个时间手机和 iPad 放在客厅充电已经够不着了。

  《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》(对,就是那部电影的原著小说)读着的感觉,就像和两位男主一起坠入了爱河。

  李娟写的散文都特别好看,会让人静下来,比如《阿勒泰的角落》、《走夜路请放声歌唱》、《这世间所有的白》,我这种不爱看散文的人居然都爱到不行,可见作者写的有多好了。

  “最近没有读书”这个现象,的确让我产生了焦虑。我个人觉得,这是一种对生活习惯改变的不确定感,也是一种对于自己成长速度的焦虑情绪。

  但这还不是我最新的焦虑,对于一个在所谓文化行业里的工作者来说,更重要的是去面对读书之后干什么的问题。变得在所有社交媒体上上蹿下跳为阅读这回事奔走呼号?或者沉默避世在闭目养神的清高中舔舐自己洁白的伤口和和羽毛?好像哪一种都不是更好的未来。说到底还是为什么而读书的问题啊。

  在我看来,下面这些读者都在尝试这样的推荐方式。他们都发自内心地推荐了这些出色的小说——谢天谢地,这个时候你真的不用靠大段的图书介绍来激发自己的好奇了。

  在此之后,还有从上百条留言中挑选出来的二十位读者,他们将用最快度的方法向你推荐值得一读的作品。

  我个人比较喜欢看作家学者之类写自己生活的书,好读且能穿插了解他们理解世界的角度。所以推荐一下托尼·朱特的《记忆小屋》和向田邦子的《父亲的道歉信》。

  从阅读体验上来说,读书和读段子、消费资讯都能给人带来愉悦。一个是在建构内心格局和世界观,一个是在组成日常生活,这里面并没什么本质的矛盾。就像郭敬明和阎连科的小说都会各有其读者,一个社科院的严肃学者,每天也会等着穿越文的当日更新,被高潮逗得傻笑不已。

  非常感谢各位慷慨的推荐。“弄清楚为什么读书才是更重要的”,这当然不是“江湖救急”式的药物,却不妨碍你被一些真正打动人的作品激励。

  最近看的一本书是文珍的小说集《柒》7个故事7种不同的际遇和人生,可读性较强 ,很有记忆度。推荐。

  在看日本长尾智子的《早中晚茶》,真没想到在看她写的锅碗瓢盆中也能获得那份宁静啊。

  已经有很多人产生了类似的困惑:我们可以躺在床上刷两个小时的手机,却拿不出三十分钟进行深度阅读,而无论这样做是否有害,负罪感总会伴随着我们:啊,好久没读书了,感觉自己被掏空。有意思的是,这种负罪感并不太可能成为我们拿起一本书的动力。